推荐资讯

这一场比平日间更早到来的雪掩盖了那些成功逃跑掉的队友们的踪迹

发布时间:2018-09-08 11:42 浏览:
 “哎呀妈呀,太吓人了,大爷饶命啊,小的是一个新兵啊,真的!啥都不知道的新兵。”
 
    “大爷们也能看出来我是个怂货吧?那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自愿来这朔县,参加这敢死营的啊。”
 
    “我是被一个仇家给阴了啊,我那姐夫可是平县县郡,我在平县城内那也是说一不二的一个狠角儿啊!”
 
    “若不是君命难违,谁愿意来这个鸟不拉屎又危险的地方来送命啊,万望各位爷爷,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得了啊!”
 
    “啊哈哈哈!”
 
    在听到了何水墨的这一番话语之后,匈奴人笑的更加的大声了。
 
    而他们也稍微放下了一些对于何水墨的戒心。
 
    这小子的双手白嫩,虎口处那新磨出来的水泡引子还没退下去呢,更是证明了他的所言非虚。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这小子配合一下呗。
 
    “行啊,想活命可以啊,你说你是新兵,不清楚此行的目的何在,我们信了。”
 
    “但是你们这些分散逃离的军士们总会有一个汇合的地点的吧,你不要告诉我,那个集合地,你也脑子一不好使就给忘了吧!”
 
    说道这里的匈奴头领,语气一下子就凶残了几分,带着明晃晃的威胁,目露凶光的朝着何水墨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不不,哪能呢,我跟你说,集合地点就在……”
 
    何水墨的口中秃噜了一大串,因为哭着的缘故,口齿含糊语速又快,这群汉话本就不咋地的匈奴人,愣是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你说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说仔细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人群中负责收集资料的小子是一个急脾气,他被何水墨这一激,就将头又往对方的方向凑了一凑。
 
    而半跪在地上的何水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原来的何水墨在逃跑的时候有多麽的怂,现在的何水墨在拼命的时候就有多麽的勇。
 
    他也不知道自己原来真的有这么大的胆量,和这么大的力气。
 
    他只知道,他何水墨三十年来,第一次用手中的环首刀,将一个匈奴人给捅了一个透心凉。
 
    这一刀,何水墨是使了全身的力气,这让他在拔刀的时候,就跟着苦笑了起来。
 
    插得太深,刀身被对方瞬间收紧的肌肉和骨头给卡住了。
 
    而他这一击得手了之后,站在他周围的匈奴士兵们,则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抄起手中得用的武器,就朝着他的身上招呼了起来。
 
    啊,这可能就是作恶多端的人的报应吧。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何水墨的心中竟是浮现出了这样一句讽刺的话语。
 
    但是,他不后悔,倒在血泊之中的何水墨,朝着他捅死的那个匈奴人的方向瞄了一眼,就将他的视线再一次的放到了那颗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头颅之上。
 
    这样也好,杀一个够本,他也算是为队长报仇了。
 
    至于自己的命?烂命一条,恶人一个,早就该死了的……
 
    愿来生,他能早早的遇到这个温暖又淳朴的汉子,让他在变坏之前,就跟随其左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雪,下雪了!!”
 
    何水墨的血还未曾流干,片片雪花就从天穹之上洒落了下来。
 
    这一场比平日间更早到来的雪,掩盖了那些成功逃跑掉的队友们的踪迹,也为草原上的匈奴人,提早的带来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寒冬。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罢了,罢了,这也算给何水墨一个最光荣的善终了。
 
    一趟朔县行,成就了一个混混的无名英雄之路。
 
    可能善与恶,就在那一念之间吧。
 
    随着顾峥一声叹息,笑忘书的属于第十七个世界的回放终于缓缓的落下了帷幕。
 
    也给他此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符号。
 
    所以,没了心思的顾峥现在应该干点啥呢?
 
    当然是给自己手里的大刀做伪装啊!
 
    因为涉及到在喧闹的街头拍摄广告的缘故,他的这个伪装还必须要做的像模像样一些。
 
相关阅读